新闻动态

大学关闭被赶出宿舍,只能在外租房上网课!

2020-04-02 10:50:46 美国留学云 4008-941-360

大学排名

院校大全

留学案例

在线申请

据新华社最新消息:截至美国东部时间31日7时(北京时间31日19时),全球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超过80万例,达到800049例,死亡病例达38714例。美国目前是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最多的国家,达164610例。美国,是目前世界防疫战场的“下半场”;而纽约,已经成为美国疫情的“震中”,也是美国防疫的“主战场”。今天,我们的“记疫”者是一名在纽约读书的留学生。

大家好,我是凯莉,现在就读于纽约大学,我来纽约已经一年多了,本来预计五月份就可以正式毕业了。因为疫情的原因,我现在蜗居在纽约州布鲁克林区的一个独立房子中,在家上网课和做毕业大课。这里离曼哈顿有一段距离,房子一共有三层,我们住在一楼,房东住在二楼,房东是一名当地华人。

可能与国内其他人想象得不太一样,纽约其实是一座“不怎么美国”的美国城市。这里有很多公寓楼,公共交通也比其他美国城市要好,城市里也有不少的其他族裔的移民,人口密度很大,人员流动性也很大。因此,纽约的疫情也比美国其他州严重得多。

我现在每天都在会刷一个网络论坛,里面集合了北美实时的疫情动态、疫情地图和各大超市的食物库存,还有对于我们留学生最重要的各大高校的停课信息。现在美国的确诊人数已经超过了中国,希望我的大学也能早日恢复课程。

由于早前美国民众与特朗普政府的不重视,现在纽约已经处于美国疫情的风暴中心。3月12日,纽约宣布进入紧急状态,并禁止各种大型集会。现在的纽约,餐厅已经不允许堂食,电影院、健身房也被迫关闭,星巴克也已经暂停营业了。而我赶着在纽约的餐厅正式关停前,去到我平时经常去的中菜馆,吃了最后一顿中餐。第二天,那间中菜馆就暂停营业了。

即使纽约的疫情如此严重,还是有部分美国人神经大条,我的美国同学约我一起去玩,他们的理由竟然是“既然我们都没被感染,那我们就一起出去玩吧”

幸运的是,我所住的街区里,一些大型商超和部分售卖食物和日常用品的杂货店仍然在营业,货品还很充足,有时部分货物会被卖空,第二天也会马上补全,但这是之前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情。

现在纽约街头巡逻的警察慢慢多起来,当你走在街上被问话时,你要说自己是出来购买日常用品的,否则将被罚款300-500的美金。我的房东也告知我们,最近如果遇到有人敲门要进屋检查,千万不能让他进门!他们很有可能是一些因为疫情失去经济来源,而伪装成检查卫生政府官员的小混混,入屋实施抢劫!附近街区已经出现好几例类似的案件了。甚至现在的纽约街头开始流传一些小道消息:纽约州政府准备宣布宵禁,因为隔壁城市新泽西已经宣布了宵禁,晚上10点后不能出门。

而更加坑爹的是,我就读的大学——纽约大学停课了。

大学关闭,我在纽约租房子上网课

3月18日,当时还是美国大学春假(美国大学春假相当于国内的十一黄金周,时间一般是一周,基本在三月份)的第三天,学校突然要求所有住校生必须在两周内搬出宿舍,清空所有东西,宿舍要关门。

这对于很多必须住校的大一新生来说,简直是晴天霹雳。他们没有办法在很短的时间里找到新的住处和清空宿舍,学生纷纷在论坛上抗议。后来大学直接宣布关闭,所有课程改为网络课程。不少学生控诉,认为学校没有权利这样做,但学生们更为不满的是,大学直接拒绝了他们退还学费的要求。

而我一直在纽约的布鲁克林区里租房子,所以受到的影响没有大一新生那么大。但我和我几个室友都认为,接下来两周时间里,会是纽约疫情特别严重的时期,我们都约定留在宿舍里,减少外出。我和我的舍友临时约定:接下来两个星期,我们各自安排一周只出门一次去买东西,一次就必须把东西都买全,可以一起去或者帮忙带,这样可以我们最大限度地降低风险。

我已经在自己居住的房子里上了几周的网课了,我们上网课的软件叫zoom,这个软件很有趣,每个人在上课的时候可以自己设定摄虚拟背景。我们的美国老师在上课的时候,就设定了一幅类似桂林山水的风景图做背景,而我自己设定了一张宠物狗在玩电脑的图片做背景。这款软件在上课时候可以开启视频模式,老师和学生都能相互看到彼此。

现在我上网课的课程只剩下两门,一门叫 Capstone Project(顶点项目),有点类似于国内的毕业大课,是一个用在过去所学到的知识给企业做商业计划的课程;另外一门叫real world(真实世界),课程是给一个公司出方案,而且还会在课程期间到公司实习拜访客户。本来这些课程都是要去到企业里实习的,不过因为疫情原因,现在只能上网课代替了。

现在甚至连纽约的医院、私人诊所也开始用这款软件给病人做网络诊疗——来医院前,先在zoom上给医生“望闻问切”。前几天晚上,我在宿舍吃饭,不小心吞下了一根骨头,当时喉咙就感觉有异物,但也没有剧烈疼痛,心想明早再看看。第二天一早,吞咽时痛感很强烈。最终我预约了校医院,经过各方协调后,医院方面通知我:没什么紧急的事情,千万不要来!最后我也只能先用zoom视频网络问诊了。

几天前,诊所的人给我打电话,说他们诊所也要关门了,接下来只能线上问诊,问我还要继续来看病吗。当时我感觉已经好多了,就取消了预约。

我弟给我寄口罩了

在防疫方面,明显在纽约的华人比美国人更加积极。美国人可能基于某些文化原因,并不太情愿戴口罩,但在美的华人,基本上都戴上口罩了。

纽约在宣布紧急状态前,口罩已经基本被卖光了,即使是有货,价钱也是翻了好几倍。不少在纽约的华人积极自救,全世界范围里采购口罩。几个在纽约的华人在2月底,就帮助在美华人分批从中国、越南、南韩等国家积极采购口罩、而且也定下一个规定:不允许采购当地的N95等高等级防护口罩,只能采购一次性医护口罩或普通口罩。口罩到货后,还自行承担起送货的职责,挨家挨户给群友送口罩。

我赶在紧急状态前就提前买了一盒口罩,一共十个,但明显真得不够用。在国内的弟弟给我寄口罩了,但即便如此,还是隔了好多天才能送到我手上,因为国际件在美国“爆仓”了,现在我手上有接近80个的口罩,相信我能在纽约这个城市中,安然度过疫情。

最后我想说,希望爸爸妈妈、和国内的朋友别担心我,我只要不出门就能保平安,我一定会不出门。我也不是医生,也不是护士,也不用在杂货铺工作,没有不得不出门的使命,所以我也是幸运的,别担心我就好了。行动受了很多限制,但是只要以后的平安健康,这都不是什么。

相关资讯
美国留学评估
已有-人成功获取留学方案
© 2005-2022 立思辰留学版权所有
顶部